把麵包丟到阿拉斯加好了


一早  推了約莫20分鐘的機車  累

狼狽的趕往火車站   果然  目送了火車駛離我的視線

推著100公斤的暫時性廢鐵在路上跑著 還真不是一件值得重複的事

身上的每一個毛細孔都釋放了0.005克的汗水了吧

拭去額頭上的汗水 我想我是需要休息的

在下一班列車進站以前。

南下的月台 安靜的聽見了自己的喘息聲

五一的次日早晨 似乎大家都安穩的回到工作崗位了空盪的月台

等待的26分鐘裡 慶幸著今日的天氣 微陰 陣陣涼風拂上臉頰

想起手邊的星野道夫推薦序裡提到的

“每天都在都市中庸庸碌碌地過日子,想到再同一瞬間,阿拉斯加的海上有鯨魚正飛躍著。。。 ”

如果你已經將自己的人生計劃已經排到了150歲 也許是值得開心的事

如果沒有 我想也不打緊

人就是學著在漫長的旅途中尋找各自的光芒吧

即便只是在都市叢林間的旅途

現在實在無法肯定的說 這一趟旅途 會不會走往阿拉斯加

也許連明天的事都還沒計劃好 明天就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林義傑放棄了穩定的高薪 選擇挑戰體能的極限

在每每看似不可能的環境下 堅持的跑出每一步

有的人覺得他傻

而他卻說 他只是不願意再將麵包安穩的放在口袋中 選擇把麵包丟到前方 給自己設立一個目標前行

即使麵包會被人撿走   然而這一趟旅程中無意發現的水果也已經值得

上了不在計畫內的火車班次  往下一站

這一路 無法計畫會看見怎嚜樣的景色

也許一切都會成為塵封的記憶

那還見不著影的麵包   和在嘴邊的水果    還有進站的列車。。。。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