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清晨跟夜裡 我的世界都會下一場雨 在我自己的海洋裡


異常的忙碌。近兩個星期

從堂妹出國深造前的聚會 半透明的生日 到昔日同事生日 然後今天的離職同事歡送餐會

還有 明天鄰座同事的生日 一個總是會給我忠告的個性女孩

這一連串的情結像是一齣齣的舞台劇 上演著

像是片片的落葉從眼前匆匆的飛逝一樣

半透明的情緒也跟著起起伏伏。一個人。

看著起風後  葉子片片飄落 還有稍上掙扎著的葉子摩擦著

看的    大腦已經和身體以及心靈分家

即使心裡有著即將引爆的情緒 大腦還是支配著嘴角”記得要上揚”

即使跟著月夜徹夜把酒言傷  天亮後獨自拿起黑人牙膏對著鏡子說嗨

習慣 真的是一種很不好的習慣 對半透明而言

習慣用了Auto Acd 就覺得不需要尺規似乎也沒關係

習慣了吃咖哩飯就覺得其實只要有咖哩飯就可以了

習慣了雨滴灑在泥土上的味道就忘了陽光曬澎的棉被上散發的清香

葉子飄落的那一天 個性女孩對我說

她隔壁坐了一個女孩 她的聲音拿去跟巫婆交換了什麼似的

寫了一張便簽

“每天清晨跟夜裡 我的世界都會下一場雨  在我自己的海洋裡”

今天另一片葉子硬生生的從樹梢上拔了下來

半透明知道自己會是下一片飄落的葉子  在自己的世界早已下過千萬場雨之後

。飄落。

不過就是回到起點罷了         只是這次是自己而不是別人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