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我們在希臘邊境 說愛情


『幹嘛不開燈?』

『趕快開燈 吃滷味阿 星光大道都開始了吧!』

****** 燈亮 ******

『要做什麼~~ ? 』

『這麼多氣球?』

— 嫁給他! 嫁給他! 嫁給他! —

『你想到喔~~ 』

****** 美麗的花  偌大的鑽石 ******

「靦腆著 微笑著」

— 嫁給他! 嫁給他! 嫁給他! —

『我不要~~人家今天穿得很醜!! 』

****** 單膝著地的你 欲言又止的微笑 老是滑落鼻頭的眼鏡 ******

—  嫁給他! 嫁給他! 嫁給他! —

『真的很奇~怪~!!  穿這麼醜 拍照都留下證據 又不能改~』

『你怎麼知道我會答應? 』

「我知道你愛搞排場。。。」

****** 再平凡不過的相擁   ******

****** 晉呢喃著我們黃家又少了一個人了 ******

這就像是一場夢一樣的劇情 原本畢業後難得的旅遊聚會 就已經夠開心的了 卻沒想到更成為我我永難忘懷的記憶
先是夜裡 海面上絢爛煙火揭開的序幕
散場後還說好兵分三路 各自採買糧食回到民宿集合 喝點小酒 說是非 看星光大道
舒跟晉抓著我 一下買名產 一會喝飲料 連在屈X式買個擦曬傷的蘆薈露都可以挑半小時
這拖延戰術還真不錯 因為你們懂我一定不會不耐煩
君跟蕾火速趕到花店 將預訂好的鮮花 在海風無情的吹襲下以時速20的速度 安全護送到民宿 趕在我到達以前
賴桑跟主謀最早趕回民宿 確認場佈有依照模擬圖完整呈現 電話聯絡掌控每一個環節依序進行 並做最後一次的模擬演練
時間過了約莫半世紀(因為在屈X式真的停太久了啦)
在我回民宿的路上 吹著海風 正想放鬆之際 舒卻還莫須有的提起她與男友之間的情感習題
一直聊到民宿門口 言語間吐露出的不安 試圖想轉移我的思緒焦點
燈亮了之後
一個個 空飄的氣球
由各個角落垂降的祝福小卡 學長姐 同事 同學 夫妻檔 損友 良師。。最令我動容
加上動人的背景旋律
這滿滿的朋友祝福 已經令人動容
還有臉大到像極了我的訂製卡片
重到很有可能會折斷手指頭的鑽戒
最重要有唯一的好姐妹 手帕交在身邊
就在你屈膝的那一瞬間
腦海中 說閃過了這七年來的每一個場景畫面就太過言情了些 但 視線模糊了
閃著淚光 仍愛逞強的說著 拒絕的理由是今天穿得很醜 不想算數
也因為過度驚嚇 根本忘了要你說一百個要我答應的理由 也忘了逼你簽下愛妻守則一百條
只為你說了那麼一句話
我想 為這樣的了解  也值得了愛情
深深的相擁 道盡了淚水交融的真切
還依稀聽見當下此起彼落的吆喝聲   那瞬間的美麗

才知道這不是你突如其來的舉動 計畫這一次有目的的旅遊
兩個月前email給我的朋友組成了求婚後援會
一一寄發特製的小卡 請他們在上頭寫些說服我答應的話 再回寄給你
從我頭一份工作的老闆 久未連絡的學長姐 因工作結緣的同事…到三天兩頭碰一次面的好朋友 甚至遠在美國的趴姐
情商下塌的民宿配合演出 聯絡當地的花店進行佈置
偷偷找時間買了兩件稱頭的襯衫 想在當下換上
還要努力說服我你那過於大包的行李裡真的只有裝換洗衣物 而不是偷藏了一堆道具
在行前 沙盤推演了A計畫與備案B
努力的在旅遊行程的第一天 表現你的極度不滿情緒 惹我生氣
想藉由跟我大吵一架 來為A計畫揭開序幕
無奈 過於沒個性也沒脾氣的我實在很難和你擦出火花
於是你們緊急召開小組會議 改由備案B上陣(我真的是整個太放鬆 連你們招開會議我都沒察覺異像!!)

晉~~委屈你在屈X式要熬那麼久 只為了挑一瓶再簡單不過的曬傷鎮定液 也不容易吧!
舒~~你那一招拿自己的感情習題來轉移我注意力 這若不是對我有一番了解怎麼想的到呀!
君~~下一次我會幫你爭取可不可以改成盆栽之類的 就不用辛苦你弱小的身軀 敵擋無窮盡的海風了 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啦!
蕾~~在只有零星路燈的漆黑夜裡 騎時速20的摩托車 應該很想罵髒話吧!
賴~~身為地陪的你 以熟悉地形的優勢 以一輪50的風速奔回中心本部 還載著過胖的主謀 苦了妳了!

現在回想起來 彷彿從一開始煙火畫破夜空的那一刻開始
整個海灣上的人就都在祝賀著 期盼著 凝望著
只能說你找來的成員每一個都是我最在乎的 你組成的後援會 每一個都很會當說客
這一頭煞費苦心的營造氣氛 那一張張或遠或近落下的祝福
即使過了365個日出與日落 依然像前一刻才發生的事般
第一次 無法用文字來形容這份真心的感動
只覺得 原來 電影情節裡 時過多年無法忘卻的悸動 也存在在身邊
延宕了許久 一直忘了說
感謝有你 讓這一切變得幸福 成為永恆
也因為有妳們  讓這回憶變得完整  無可取代的唯一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